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闻快报

查看: 59|回复: 0

总裁总算是苦命媳妇熬成了婆,逐渐打开女神心扉收获了完美的爱情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7-5-3 11:58:00 |阅读模式

(图文无关,故事纯属虚构)
欣然当下就觉得十分地尴尬,她正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华曜已经紧紧地将她拥在了怀里,并有无比温柔的声音说道:“老婆,今天量婚纱的尺寸,你应该觉得很累了是吧,你一定也饿了,我们去意大利餐厅吃饭吧。”
宋亭萱依然呆呆地看着欣然,他的心在一百八十度的翻腾。
在父母的威逼利诱下,以及在对欣然的猜忌下,他提出了分手。而就在这个时候,振华集团的千金冯莎莎竟主动向他示好,论家庭的背景,他的家庭是不如冯莎莎的家庭的。毕竟冯氏集团在海城是数二数三的地位,而他们宋氏集团也不过是最近两年才上市,在海城恐怕还排不到第十的位置。父母得到这个千金的示意,自然是欣喜万分。当下就催着他尽快地和冯莎莎去约会。
于是,他就和冯莎莎见了面。冯莎莎很漂亮在海城的豪门名媛里也算得上是排在前列的,他当下心中还有些小窃喜,可是冯莎莎的一席话却不啻于当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冯莎莎说:“你别以为本小姐是看上了你,哼,凭你的家事,你也配?我不过是急于找一个结婚的对象罢了。告诉你,结婚只是一种形式,你不过是我名义上的丈夫罢了。我们的财产要分得清清楚楚,还有,你不能限制我的自由。而你呢,虽然我也不限制,但你绝不能太过分,你知道,那些八卦杂志向来对我们冯氏是很敏感的,你如果要是弄出什么负面的消息,让我们冯氏蒙羞的话,我相信我爸爸会让你们全家都没有好日子过。
当然,既然你做了我们冯家的女婿,我爸爸在很多地方也会特别照顾你家的生意的。这个你们宋家真算是烧了高香了。所以我们冯家是你们宋家的大恩人,你们要把我们全家高高地供奉起来。哼哼,这一点我爸爸早就和你的父母说清楚了。
如果,你要是不同意,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过,我告诉你,你若是不同意,后面可有你哭的时候。我不妨直截了当地告诉你,我爱的的人永永远远都是景华曜,我从十五岁的时候,就爱上了她了,我曾经发誓,这辈子非他不嫁的。可是该死的……”说到此处,冯莎莎恨恨地咬了一下嘴唇。
碍于宋亭萱毕竟和欣然谈过七年的恋爱,所以她也不想把话说的太直白了。
宋亭萱听着听着,手心就直冒冷汗。这个冯莎莎简直是太刁钻跋扈了,与此同时,他的心 也是一阵阵发寒。父母双亲呀,难道在你们心中,宋氏集团的晋升就那么重要吗?你们这不是简直把儿子卖了吗?
“怎么样?考虑清楚了吗?我只给你三分钟的时间。”冯莎莎说完,又带着那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呵斥着宋亭萱。
他能说什么?他还能怎么做?是他自己亲口向欣然提出的分手,不久,就耳闻了景华曜向欣然求婚,以及大张旗鼓地为娶欣然筹备婚礼的事宜。
他听到这些消息很痛苦,很难过,他的心简直就像被万蛇撕咬一般的难过。直到这个时候,他才认识到,原来欣然在他心目中的分量远比她相像的要重要得多。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覆水难收,事已至此,他毫无回天之力。可是冯莎莎的话虽然跋扈些,但是却让他听出了门道。如此强悍的一个女人,相信她绝不会甘心失去景华曜的。她肯定是把自己当成一个跳板的,她一定会竭尽全力重新夺回景华曜,而当她夺回景华曜的时候,不就是他重获欣然的时候了吗?
还有,他相信凭自己的聪明才智,他一定能够借着冯氏集团的威力迅速地让自己家族的经济势力腾飞起来,到时候如果能够跻身海城商业巨头的行列,那他重获欣然的机会不就更大了吗?
如此想着,他便低眉顺眼,甚至有些奴颜婢膝地答应了冯莎莎的要求。
而这两天,他也像只哈巴狗似的,跟在冯莎莎的后面筹备婚礼。
这不,冯莎莎听说了华曜找到法国最著名的服装设计师来给欣然量体裁衣,她便挖空心思找到了这位法国设计师所住的酒店,急急忙忙地奔了过来。
“保罗先生,你好,你还记得我吗?我们曾在法国的时装周见过面,那一次,我们宋氏是出资力捧一位法国模特的。”冯莎莎并不会说法文,她只说英语。
保罗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出于礼貌,他便大略地朝着冯莎莎点点头。
“太好了,保罗先生我就知道您不会忘记我和您之间的友谊的。告诉您,我和海城最著名的才子,宋亭萱先生马上就要结婚了。得知您来到了海城,这个机会实在太难得了,所以我也想请您为我量体裁衣,制作婚纱。”此刻,华曜搂着欣然的纤细腰肢已经走到了电梯那边,冯莎莎对华曜整个对她的无视心底怒火翻天,但碍于保罗在面前,她不像让外国人看笑话,于是就强压怒火。她故意大声地说给华曜和欣然听,目的就是让他们知道,她冯莎莎绝不示弱。你们闪婚,那么我也闪婚。你们找世界最著名的设计师设计婚纱,那么我也找最著名的设计师设计。
然而冯莎莎却白费心思了,当华曜刚按下电梯的按键的时候,电梯就来了。还未等冯莎莎把话说完,花呀哦哦已经搂着欣然走上了电梯。
保罗见华曜已经走了,根本就没有丝毫表示要听冯莎莎说话的意思,他也就松了一口气。三年前,他在法国见到冯莎莎,当时冯莎莎是跟在华曜身边的。保罗知道,冯莎莎和华曜可能有交往。刚才他还在为难,要不要看在华曜的面子上,勉强替冯莎莎做一件,但现在看来,恐怕没有这个必要。
于是他只是简单且淡漠地说了一句“sorry。”就快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
如此,楼道间只留下冯莎莎和宋亭萱呆呆地站立在那里。
冯莎莎的心底分明生出了不尽的怒吼,她真的想大力地擂保罗的房门,甚至痛快地骂一场。自从华曜认识欣然以后,她已经有多次违背千金小姐风范的行为了,这已经在名媛圈内引起了不小的凡响。甚至有一些人在暗暗笑话她,被景华曜甩了之后,就露出了本来没素质的真面目。
于是,她马上给自己敲响了警钟。她已经失去了华曜了,再也不能失去自己在圈内的向来有的高贵,典雅,美丽,睿智的风范。
因此,她努力地压制着心头的怒火,低声地咒骂着保罗:“一个外国白鬼,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冯氏现在已经进军服装界了,相信不久的将来就能打进法国市场,到时候我爸爸一定会力挺以一位新锐派服装设计师,到时候就要把你掀下T字舞台。反正这服装界本来就是竞争十分激烈的。
看着冯莎莎变得一阵白一阵红的脸色,宋亭萱只觉得很是难看。他无奈地撇撇嘴,目光还留恋地望着电梯门的方向。欣然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这不禁令他的心凉凉的。
“还呆愣这干什么?还不快像景华曜那样拥着我离开,难道你想让人看我们的笑话吗?”看着宋亭萱呆呆愣愣的模样,冯莎莎忍不住低声呵斥着。
宋亭萱不敢怠慢,连忙上前揽住了她的腰肢,她的腰虽然也算是纤细的,但感觉上总是比欣然差。
“你在想什么呢?没用的东西,看见我被拒绝,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冯莎莎一腔怒火无处可撒,就全部倒在了宋亭萱的身上。
宋亭萱自然是不敢吭声,像这样的罪,他以后恐怕还有的受呢。唉,没办法,只能慢慢地熬吧,谁让人家财大气粗呢。看来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时一点也不假呀。他宋亭萱倒霉就倒霉在资金不够雄厚了,欣然不也是这样被抢走的吗?等着吧,他早晚有东山再起的一天,到那时候,他一定加倍让这些人偿还。
宋亭萱就这样想着,耳边任由冯莎莎数落着,倒也相安无事地出了这家酒店。
再说欣然和华曜乘上了电梯,欣然就有些心神不安。她在想:“宋亭萱为什么和冯莎莎走在一起呢?他和自己分手不要紧,但冯莎莎是个怎样的女人呢?傲慢无礼,目中无人,这样的人怎能给宋亭萱幸福呢?”
看着欣然眉头紧蹙的样子,华曜心中很是心疼,他忍不住更紧地搂在了欣然的肩膀。虽然他的心中也不是那么舒服,他隐隐的还不欣然会对宋亭萱旧情难忘,其实他现在才是很不爽,非常的不爽,只是他却不敢问欣然什么。他觉得这样的问话除了让欣然反感以外,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华曜就这么拥着欣然走出了酒店的大厅,罗健已经把车开到了酒店门前。
“走上车吧,我们去个好玩的地方?”华曜依旧温柔地说道。
“我还是不去了,你也挺累的,公司的事情又这么多,你还是去公司吧,再说你把设计新的企划案的工作交给了我,我得去准备一下。怎么说,你也给了我这么一个大的任务,说什么我也要做好不是?”欣然摇摇头说道。
“好吧。”尽管华曜的心中也想再和欣然呆一会儿,但觉得欣然说的很有理,于是就点头应允了。
随即,罗建将车开回了沂水小区。欣然朝着华曜挥挥手就走下车来。
“对了,欣然有件事儿,我没经过你同意就私做主张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华曜忽然跳下车,追上欣然说道。
“什么事啊?你说吧,我不生气。”望着华曜有些战战兢兢的模样,欣然很是于心不忍,这个在商场叱咤风云的人物,被无数名媛千金推崇的人物在她的面前却总显得那么没有底气。于是她便笑着应道,只想让华曜别总那么紧张。
“你能不生气,真是太好了。就死先前我说的想给你父母一套房子的事情,因为你没有答应,我也就没有坚持,但是你们这座房子确实太老了,你爸爸和弟弟的身体都不是那么好,找一个朝阳的房子是大有好处的。离这里不远的太阳城也是我们集团旗下的项目,所以我今天就让人带着你父母去看房了。”华曜见到了欣然的微笑,心中万分欣慰。
听他说了这番话,欣然却有点不知说什么好了。这还怕她生气呢,他这分明是先斩后奏呢。一套房子不行,干脆就再给一套。今天他都直接派人接自己的父母去看房了,如果她不同意,那后母第一个就得不乐意。这真是生米已经铸成熟饭了。再说人家可以一心一意地为自己的家人好,她怎么着也得领情。
于是她只好点点头,笑道:“谢谢你了华曜,你为我的家人创造了这么好的条件,怎么说我也得感谢你的。以后你不用总怕我生气。我不是那么爱生气的人。”
看到了欣然无比温柔的笑容,华曜心中真是比吃了蜜还甜,她的女神终于不对他冷眼相对了,终于学着坦然接受他给安排的一切了。那么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一高兴,他就有些忘形,他快走几步,很想把欣然拥入怀中。
欣然却急忙地倒退了两步,伸出手做了 一个止步的姿势道:“好了,华曜,这里人来人往的多不方便,你先回去吧。等我把计划案做好了,我再去找你。”
“好,我都听你的,明天我会让我的秘书给你送些资料来,我会让周秘书特别协助你做这几天的工作。”华曜克制住了自己的激情说道。
“嗯,你也要注意休息,不要太累了。”欣然说了一句安慰的话。
这句体贴的话语不禁令华曜愈发地开心,他几乎是迈着雀跃的步伐跳上车来。
“景少,你和可真像个新郎官呀!”罗建也感染了华曜的好心情,带着喜悦的心情说道。看来华曜终于熬出来了,这个铁石心肠的竺小姐终于被华曜的痴情打动了。
“是吗?我真的很像个新郎官吗?”华曜愈发兴奋起来。
“真的,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谎话呀。”罗建继续笑道。
“我就知道欣然一定不是铁石心肠的,她早晚能被我感动的。哎呀呀,罗建说句实话,我现在都对下周的婚礼非常的迫不及待了。”华曜说着,眼中流露出了向往的神采。
“这你就放心吧,小周办事情历来稳妥,她一定会把你的婚礼操持得有声有色的。你就安心等着做你的新郎官吧。现在,咱们是回公司吧,我记得你下午还有个重要的会面,是和广州那边的客商谈判是吧?”罗建体贴地说道。
“是呢,这个广州的客商真的很难缠,可是和他们合作的这个项目又对咱们集团举足轻重。”华曜轻轻揉着太阳穴,这个广州的商家手中握着一批非常珍贵的建筑材料,而且现在国际市场上这种材料马上就到了疯长的阶段,就算如此,如果作为涉猎地产界的集团不能掌握第一手的建筑原材料的话,那么无疑就在起步上输了一局。当然,那位商家自知自己是现在很多商业集团的香饽饽,所以便高高了拿起了架子。上次他们来海城洽谈的时候,,若不是华曜将他们招待得特别尽善尽美,这一次恐怕鼎盛集团早就失去了机会。
“是呀,这宗生意可是不太好谈的,但又不能不谈。你快些开车吧,现在已经一点钟了,三点钟他们的飞机抵达海城,我要提前准备一下。”
“怎么又不吃饭了?”罗建看着略显疲惫的华曜,心中掠过心疼。
“不吃了,还是吃你的罗氏三明治吧,我觉得你弄的三明治真的比高级西餐厅的都好吃。”华曜一边是说着,一边打开身边的文件柜,拿出下午要用的文件仔细地审阅起来。
罗建也不在打搅华曜,而是专心开起车来。刚才华曜是特别喜欢吃他做的三明治,他感到由衷的高兴。他从十六岁就跟随在华曜的身边了,他们之前的感情真的胜过了亲生兄弟。这么多年了,他们之间也是特别有默契的。
不一会,房车驶入了公司的大门。华曜迈着稳健的步伐大踏步地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一路上一直在专心做事的员工们纷纷点头向他打招呼,他也是点头示意。随即乘坐电梯来到顶楼自己的办公室。
他的办公室坐落在海城经济繁华地段最好的楼盘的顶楼,整个办公室用的是最先进的美式办公室设计程式。天花板是全部用最先进的玻璃钢制作,并可以调节温度和光度,夏天的时候可以便多一些阴凉,而冬天就可以让室内亮一些。而每当夜晚来临,他更可以360度无障碍的欣赏广袤无垠的璀璨星空。
在设计高贵典雅的办公桌后面就坐,他将今天要批阅的文件,一本本地拿起了仔细审阅,时不时地思忖一会儿。
鼎盛集团是靠房地产发家的,如今建筑的项目遍及了全国各地,在明年,更有想法想打入国外的地产市场。
从五年前,鼎盛集团就开始涉猎金融,服装,等行业,并做出了可喜的成绩。
从去年开始,正式涉足于服装业。其实这也都要归功于华曜对服装设计的喜爱。他在读工商硕士的时候,选的第二课程便是服装设计,要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和保罗成为莫逆的好朋友。
现在,他更想精心地搞好服装产业,因为他心爱的女神就是学服装设计的,他想给她创造一个非常好的表演舞台。他不是那种大男子主义的人,妻子结婚之后就给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他要让欣然充分的发挥。他更想把欣然打造成像保罗一样的杰出的设计师。只要欣然有这个需要,无论需要付出什么,他都会义无反顾地去做的。
“景总,您回来了。”秘书小王走上来礼貌地说着,并端上了一杯冒着香气的蓝山咖啡。
华曜共有两个秘书,小周和小王。小周多事一些外事活动,而小王主要帮他处理在公司中的一些业务。
“嗯,你通知各个部门,半小时后我要在会议室召开重要的会议。”华曜端起咖啡杯轻啜了一口,糖和奶加的刚刚好,幸亏他这两位秘书都很能干,不然的话,他还真有些憋手。
“好的,景总,这是企划部,采购部,运作部们几位负责人就今天下午的商务会议做出的发言稿,我已经将重点的部分给您标注出来了,您看看。”王秘书递过来一叠厚厚的文件。
“好,小王真是多谢你了。”华曜不无感激地点点头。这个小王可是北大经济学专业的毕业生,从他回国后,就一直在他身边工作。她长相虽然不是那么诱人,但却贵在清秀,最主要的,她很懂得分寸,知道守好自己的本分。华曜最是讨厌那种想借着攀附老板而晋升的秘书。好在他的这两个秘书都不是那种人。
“哪里,景总,这不都是我应该做的吗?”小王嫣然一笑,这些文件,她可是看了整整一上午,目的就是让华曜能够节省些时间。能得到华曜这句赞叹的话,她真是觉得怎么做都是值得的。
“好吧,我会告诉会计,这个月给你加奖金。”华曜再次感激地微笑。
小王有些羞涩的一笑,同时,心中略微有些失落。要知道,她倾心地为华曜工作,要的可真不是这些奖金,她只想……
但是随即,她就用力地摇摇头,她向来是个很睿智的女子,知道什么是可得的,而什么其实是天上的星星,怎么摘也摘不下来的。
小王退了从出去,按部就班地去给各个部门打电话,准备一会儿的会议。
一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罗建在华曜办公室的私人厨房里为他做好了三明治。
(文章内容未完结!待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新闻快报 ( 粤ICP备16072181号-2  

GMT+8, 2018-6-25 08:17 , Processed in 1.25002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xinwenkuaibao.com

© 新闻快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