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闻快报

查看: 45|回复: 0

落水女孩长大后疯狂追求恩人,表白后一旧照片让她发现被骗12年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7-5-3 11:48:00 |阅读模式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竖着走的大螃蟹 | 禁止转载

1、淼淼的一个轮回
于淼怕水,因为十二岁那年曾失足落进深潭。虽然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但女孩儿常常梦见那天的情景。
奇怪的是对她来说,并不算是噩梦。因为梦里的阳光总是格外耀眼,碧草铺地,拂堤杨柳。最重要的是她在躺在一个温热的臂膀里。溺水的痛苦几乎消失殆尽,逆着光一张刀刻般完美的脸。那是淼淼一千次的想抚摸的脸,两个人的距离明明这么近,却怎么都摸不到。
无论如何,这是个美梦,十二年来,淼淼每晚都期待的美梦……
在“子、丑、寅、卯”的传统计年法中,十二年常被认作一个轮回。淼淼用这个轮回完成了所有学业。还被全体老师和同学公认为最努力的学生。她不逛街、不贪玩,不懒睡、甚至不恋爱。她拿所有的时间来修炼自己,她甚至不止一次的祈祷时间稍稍停下,好让她在追上他的脚步时,修炼得足够优雅和美丽。
就在三个月前,淼淼终于把辛苦准备了十二年的自己推到那个人的面前。那张脸依旧完美,经过岁月的打磨,更多了一份成熟男人的专属品韵。
面试时,淼淼紧张地十指冰冷,回答问题的声音都在颤抖。其他考官都皱紧眉头,只有他在笑,用温柔低沉的声告诉请她不要紧张。淼淼假装环视面试官,偷偷地瞟见他胸前的工作卡。
卢骏旭——与很多年前,淼淼在报纸上看到救人英雄的名字一模一样。
可惜,男人显然对她毫无印象,面试结束时,他主动向她伸手,“欢迎你加入我们。”
掌心仍然温热如当年,像是给淼淼无穷的信心。
不记得不要紧,女孩儿会一步一步走进他心里,对此,她胸有成竹……
“十分钟准备,倒计时开始!”每天清晨被同样万恶的声音惊醒,淼淼痛恨地推开闹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梳洗打扮,因为十分钟一过,楼下就会响起更加万恶的声音继续惊扰四邻……
杨牧然永远不会知道他的扩音器有多么遭人恨,他的右耳带着极不显眼的助听器,他对周遭的一切声音都极不敏感。
作为十二年前陪于淼一起落水的那个倒霉孩子,他没有像女孩儿幸运地逃过一劫,在医院昏迷很久,在所有人要放弃的时候突然醒来。只是从那以后,他的左耳什么都听不见了,右耳严重听障,医生说随着听力越来越弱,早晚会全聋。
淼淼难过了好几年,杨牧然本人倒无所谓,该上学就上学,该高考就高考,学习成绩也总是不上不下。渐渐的,淼淼发现“杨牧然”这三个字变成了她一个轮回都无法逃离的魔咒。
大学第一天,淼淼竟在离家千里之外的校园撞见正在写生的杨牧然。以他的成绩竟然能与淼淼考取同所大学,只是他的专业让淼淼到现在都搞不清到底是学来做什么的。
毕业后,淼淼辗转打听到卢骏旭所在城市,没想到第二天,就见到风尘仆仆赶来的杨牧然。作为几家出版社的固定的插画作者,生活在哪个城市对男孩儿来说基本没区别。可恨的是他手上有于妈妈的“懿旨”,请他好好照顾淼淼。
本来淼淼对阴魂不散的杨牧然是满腔“愤恨”,可男孩儿不知从哪打听到卢骏旭所在的公司,并拿到内部招聘表格。让淼淼瞬间释然。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牧然总能找到女孩儿的心中所想,不管他多少次嘲笑她的幼稚。
淼淼在杨牧然再次举起扩音器的瞬间及时出现,成功地避免了一场“噪音浩劫”,牧然将手里的早餐递到女孩儿面前。
清晨微凉的光芒躲在男孩儿身后,给了他们一个温暖的拥抱。瘦高的男孩儿,窈窕的女孩儿,两张花样的面孔在晨光中绽光,如画一般美妙……
2、萝莉与大叔的六种结局
淼淼的手机“嗡嗡”作响。只要是加班时间,她都把手机调在振动位置,只有这样,才能阻止杨牧然无聊的“短信骚扰”。
今晚的题目是:“萝莉与大叔的六种结局……”信息还没完全打开,淼淼就迅速把手机藏起来,因为一股咖啡的浓香飘过,这代表卢骏旭来了,还端着两杯他亲手煮的咖啡。
“男朋友?总让你加班,影响你们约会吧?”骏旭把冒着热气的咖啡放在淼淼的桌角,“如果真的有事,今天就到这儿。”
“没事!”淼淼索性丢开手机,“哪有什么男朋友?卢经理,我们继续。”
早过了下班时间,骏旭的领带松松地挂在衬衫上,再温柔的笑容也掩不住一脸疲惫。
自从入职以来,淼淼却几乎每天被留下来加班。骏旭要求她翻查过去十年,本部门所企划和执行方案,并不时指点一些重点要记,叮嘱她记牢。
骏旭教得很细心,有些典型的企划案都被他做了标识,要淼淼反复研究。显然,这些辅导工作都不是一个部门经理该做的,淼淼有直接对她负责的主管,所以骏旭才把所有“教学”都安排在下班后。
加班对淼淼来说是最“幸福”的时光。夜幕四合,男人站在窗前,捧着醇香的咖啡,声音极具磁性,仿佛他讲的每个字都是竼音,超度淼淼那颗“朝圣”的心。
“你的宝贝找你,你的宝贝找你……”幼稚的手机铃音打断了“竼音”,骏旭不好意思地朝淼淼笑笑,快步走出办公室。
淼淼的心随着他的背影暗淡下去。
她用十二年苦苦修炼自己,却忘记男人根本没有等在原地。他有他的生活轨迹,在她未成年时他已恋爱,在她高考那年他已结婚,现在的他在外人看来又恢复了自由的单身,可他的生活早被一个天使与恶魔兼备的小女孩儿霸着,她是他上辈子就割舍不断的情人,所以,对于遇卢骏旭来说,这辈子最重要的女人永远是卢丁丁,虽然这女人今年只有六岁。
淼淼忽然很想看牧然发来的短信,不知道“萝莉与大叔的六种结局”里,会不会有一种是萝莉败在大叔的女儿手里。
“今天就到这儿吧,我家的小公主又跟保姆吵架了。”骏旭重回办公室时,脸上挂着无奈的笑容,淼淼却从他的笑容中看到慈爱。
于是,淼淼也跟着笑了,除了笑,她还能做什么呢?她想在加班之后熬请她的“恩人”喝杯东西,假装聊聊彼此的过去,然后不经意间提出那件往事,在对方的惊讶中优雅地微笑……
可这一切都是奢望,远敌不过一个小女孩儿任性的撒娇。坐在副驾驶的淼淼只能努力掩藏好失望。她甚至不想上骏旭的车,这样她就不必伪装得那么辛苦,可她又舍不得不上,因为与他一起的每分钟都是那么珍贵。
车厢是个微妙的密闭空间,不能太吵,太静又尴尬。为了不尴尬,淼淼有一句没一句的问东问西,不知怎么,一不小心就聊到了丁丁的妈妈。话一出口,淼淼悔得肠子都青了,好端端的揭人伤疤……淼淼在心中暗暗给自己一小巴掌。
奇怪的是骏旭不但没生气,说起前妻时也没有任何指责,就好像在说一个老朋友,只是因为性格不合而少有联络罢了。
骏旭没把淼淼送下车,送上楼,只是隔着车窗,嘱咐她早些休息之类的话,既得体又亲和,像一个关系很近的长辈。淼淼站在路边,背包带子被她拧成麻绳。
“还有事?”骏旭问。
淼淼动了动嘴,没说出一个字,便用力摇了摇头。直到骏旭的车消失在远处的灯火中,淼淼还站在原地不动。
一只亮闪闪的手表悠然地飘在她面前,即使不回头,淼淼也能猜出手表主人此刻得意的“奸笑”。
牧然去年生日时,于妈妈特意托人从老家带这块价格不菲的手表给他。淼淼气愤地打电话回家质问为什么没有自己的。于妈妈只说一句:“女孩子家带贵重的东西出门不安全。”就挂断电话了。
在淼淼的记忆中,妈妈总是这样,对杨牧然的疼爱远超出她这个亲生女儿,搞得她几次想去验验DNA,看看她和杨牧然,到底谁才是亲生的……
手表的时针已经接近十,这是淼淼的门禁,如果她在十点前还不能回家,远在千里外的妈妈会第一时间打来电话咆哮。
“杨牧然,你这个叛徒!”淼淼紧咬牙关。
更恶毒的话还来不及出口,一份热腾腾的鸡肉粥出现在女孩儿面前,美味打败了一切,淼淼像公主一样的把背包、笔电等等负累统统丢给杨牧然,只捧着温热的纸碗,踢着正步“回宫”去了。
3、天使还是魔鬼,一线之间
狼藉遍地的房间,像极了天灾之后的现场。把淼淼的五脏六腑悔得湛青碧绿。为什么要做这么愚蠢的决定?
骏旭问她最近几天是否空闲时,原以为是约会的信号,淼淼想都不想拼命点头。没想到男人就这么放心地把六岁的女儿交出去,而他本人乘早班机飞往墨尔本,代表公司参加一个国际交易会。
卢丁丁成功地把第六位保姆气走,却没能跟爸爸一起出国,小小的她只能用各种破坏来表达心中的不满。
问题是淼淼并不明白孩子的心意,她只想把房间打理得井井有条,来证明自己可以成为这个家未来的女主人。
这种分歧让六岁和二十四岁的两个女孩儿站在矛盾的两端,好好的一个周末变成女人的战争期,直到第三方介入才得以平息。杨牧然一手提着各种零食堵住所有“女人”的嘴,一手提着各种工具打扫战场。
杨牧然的出现再一次印证“同性相排斥,异性相吸引”的真理。本来“魔鬼”般可恶的丁丁,捧着大桶的爆米花,安静地坐在椅子上,不时拉住忙碌的杨牧然:“哥哥,给你吃。”然后露出无比纯洁的笑容,让窝在沙发上的淼淼过量喷血。
卢骏旭的卧室比想像中单身男人宿舍要干净很多,各种书籍摆满一壁墙,杨牧然随意擦着书架旁的写字桌,桌上东西很少,除了电脑,只有一个笔筒和一本整理册。
没有窥探别人的意图,杨牧然却不自觉地打开夹册,里面的内容并不多,只有几张发黄的剪报。剪报的内容也大致相同,连标题都下得差不多:“年轻军官见义勇为,落水儿童有幸生还……”看得出当年的行业素质都差不多。
报纸还刊载了事发照片,上面一名年轻军官正将昏迷的女孩儿拖上岸,从其中一张彩色的照片上看得到他暴起的青筋……
“喂,丁丁在叫你,没听到?”淼淼的声音先于脚步传进来,牧然“呯”的合上夹册,很不自然地转身。
“你在干什么?”淼淼察觉到情况不对,“你偷看人家的东西?”
“没你那么没素质!”牧然说话的声音永远低沉,因为他判断不了更高的声音会不会听起来很吵。
淼淼不依不饶,“到底是什么?让我看看……”
“是你自己想偷窥你的恩人吧?别把我算进去。”牧然不屑地递过夹册。
淼淼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没接,只嘟喃了一句:“你快点出来招架那个小魔怪吧。”说完转身就走。她打心里想知道关于卢骏旭的一切,可她不敢“偷窥”,就像她不敢在那男人面前有点点瑕疵一样……
眼看着女孩儿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牧然重重地舒了一口气,把夹册塞进书架的最底层,好像这样,淼淼就永远不会看到那张照片。在此之前,他一点都不知道十几年前的报纸已经可以将彩色印刷做得那么清晰,以至于让人看破真相。
卢骏旭把六岁的女儿交给新进职员,又把这些剪报明晃晃地摆在桌面上,这一切怎么看都不像是巧合。牧然觉得忐忑不安,隐隐感到卢骏旭这么做,好像要表白什么……
吃饭的时候,丁丁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轻抚牧然右耳上的助听器,难过地问:“会疼吗?”
牧然笑着摇摇头,丁丁立刻露出天使样的微笑,“哥哥,你别难过,等我长大了就嫁给你,就算你听不见,我也会嫁给你。”
淼淼没忍住,一口没嚼太碎的米饭均匀地喷在杨牧然的脸上……
4、什么样的咒语,驱动了召唤兽
于妈妈常教训女儿:“等你有了孩子,就知道父母的不容易。”淼淼没想到,还没等到她生儿育女,就提前体会到其中的“艰辛”。
丁丁病了,从幼儿园回来就莫名其妙高烧不退,淼淼和牧然连夜把她背到医院。急诊大夫一付不紧不慢的样子,简单给孩子做了身体检查,便下结论:“急性上呼吸道感染。”
淼淼给丁丁办了住院手续。静脉注射退烧针之后没多久,孩子出汗像流水一样,两个大人手忙脚乱地给她擦汗,换衣服、换床单、喂糖水……看得隔壁床一位大妈都感动了,“这小爹小妈,真不容易啊!”
牧然笑而不语,淼淼一头冷汗……
第二天晚些时候,丁丁已经跟健康孩子没什么分别,这场病让孩子与淼淼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牧然不在的时候,两个“女人”可以靠在一起看童话书,看上去不像母子,倒像是姐妹。
“于是,人鱼公主就去求助魔女来帮助她达成心意。魔女说:‘我有办法让你变成人类,但是当你的尾巴变成脚的时候,走起路来会象刀割一样疼痛,还有,如果王子与别人结婚,你将会化成泡泡而死去’……”
“姐姐,我饿了!”丁丁拍着自己的小肚皮,打断淼淼绘声绘色的故事。
“那怎么办呢?”淼淼假装为难。
“姐姐快念咒语吧,让你的召唤兽来帮我们!”丁丁神秘地说。
“召唤兽是……什么东东?”淼淼一头雾水。
“就是牧然哥哥呀!”丁丁笑得前仰后合,好像说了一个巨大的笑话,“每次姐姐在电话大叫‘杨牧然,你快点!’哥哥就出现了……”丁丁学着淼淼一贯的口气。
“我哪有……”淼淼也跟着笑,“那我现在说‘杨牧然,你快点’他……”话音未落,病房的门开了,“召唤兽”提着三份晚饭出现在门口,淼淼、丁丁都愣住了,只一瞬间便抱在一起狂笑不止。
因为前一晚的疲惫,淼淼揽着丁丁早早睡觉了。牧然坐在看护椅上赶画稿。这两天在卢家当“佣人”,加上丁丁住院,交稿时间被耽误了。下午接到出版稿催稿的短信,措词十分恶劣,牧然见过对方,娇滴滴的一个女孩子,不笑不说话。想到她此刻被气得怒不可扼的样子,他强迫自己尽快赶画。
手机轻轻一振,有短信传进来。又是出版社来的,把牧然吓一跳,急忙打开看,“我来看看你,你在哪间病房?”
牧然忙起身,悄悄出门。果然有个女孩儿在走廊里来回张望。看见牧然站在病房门口,便轻轻跑过来,“你妹妹怎么样了?”
下午回短信时,牧然解释说妹妹住院,所以耽误发稿。
“好……好多了。”牧然不善言词,说话时,脸涨得通红。
“这么晚来打扰你,真不好意思,社里开会,主任一直讲不停,所以……”
“谢谢!”牧然紧张地搓着手机,不小心碰亮了屏幕,短信的上面写着“出版社编辑”。
女孩儿伸手拿过手机,一边做修改一边说:“我叫周艺涵。”
这是杨牧然第二次见到周艺涵,第一次是在出版社的新书发表会上,作为封面书脊的设计者,牧然受到邀请。会上,周艺函主动找到他,本来是想质问他为什么从不接电话,只传短信或是微信,可第一眼就看见男孩儿右耳上的助听器,女孩儿的目光瞬间伤感。牧然对那样的目光十分反感,他从不希望得到任何人的同情,哪怕是来自淼淼的,因为被同情就代表他是弱者。
周艺涵不同意,认为过分的敏感只能说明心里也有同等份量的自卑。自卑才是弱者的表现。杨牧然就记住了这个开朗、漂亮的女孩儿。
女孩儿话不多,简单地问候了小妹妹的病情,递上几袋水果便准备告辞。分别时也没有多余的客套,只是说画稿可以再延两天,不必太赶。看着女孩儿的背影,牧然心中有种说不出的熟悉,原地想了半天,才发现她的自信、她的开朗、甚至是她的气场都有些淼淼的影子。
5、英雄救美总是壮烈的
“代理家长”结束时,淼淼收到来自异国他乡的丰厚礼物,让她几乎有些幻觉,难道卢骏旭的“委托”只是给她一个收礼物的借口?
丁丁显然在爸爸面前说了淼淼不少好话,第二天上班时,淼淼又被骏旭叫到办公室,再一次接受来至“救命恩人”的感谢。
淼淼搓着手,下了半天的决心才开口邀约。她只能说很想念丁丁,想一起吃个饭。这是最迫不得已的借口,连她自己都因为利用无辜的孩子而脸红。
骏旭欣然同意,只是他希望这顿饭是用来感谢淼淼对女儿的照顾,所以由他来付账,淼淼也只能做欣然状……
杨牧然是从床上被强行拉起来的,连续两个晚上通宵赶稿,让他筋疲力尽,连做梦都拿着电容画笔。
淼淼翻遍衣柜,竟找不到一套满意的行头,于是杨牧然不得不在半梦半醒间陪着“公主”满世界淘“礼服”。
“又不是舞会,这也太郑重了!”“怎么穿上跟大妈似的?”“于淼,我发现你有扮丑的潜质……”
一件外套重重地砸在牧然头上,淼淼想用更恶毒的目光杀死他。
“不就吃个饭吗?至于这么紧张吗?”牧然边说边把淼淼推到试衣镜前面,“于淼,如果你希望他爱你,就让他爱上本来的你,不必刻意伪装,你已经足够优秀。不能欣赏这份优秀的男人,都不值得你花一点点心思。”一双大手用力的按在淼淼的肩上,好像有股力量可以穿透女孩儿的身体,直达她的心……
饭馆里,丁丁不顾一切地扑进淼淼怀里。姐姐长姐姐短的说个不停,骏旭好不容易插句话:“还以为你不来了。”
“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淼淼在笑,却笑得并不自然。
她不是有意隐瞒什么,只是牧然警告她,不要在喜欢的男人面前,随便提起另一个男人。
本来一切都挺顺利,淼淼成功地选好衣服,虽然价格不菲,但得到杨牧然的独家赞助。连售货小姐都羡慕地说:“你男朋友对你真好。”淼淼也懒得解释,按以前的经验,如果否认,对方的目光只会更八卦。
店面正在装修,出门时,精神不济的杨牧然不小心撞到梯子,梯子上的工人连同手上的灯具便直直地倒下来,淼淼只觉头顶一片暗黑,忽然被狠狠地推开,闷声一响,工人结结实实地坐在男孩儿身上,还好手里的灯具没碎,大家都以为虚心一场,直到工人站起来才发现,一只小号尖嘴钳深深地扎在男孩儿的肩头,接下来便是一片混乱……
淼淼拉着牧然去医院,眼看着医生取出那血淋淋的“尖嘴”。“没伤骨,没伤筋,缝两针就好了。”医生一边熟练地消毒一边说,好像完全没看到牧然的满头大汗。
淼淼质问医生,为什么打了麻药还会疼成这样。对方习以为常地回答:“麻药渗透效果有限,他的伤口那么深,最下面当然会有点疼。”
可在淼淼看来,那疼根本不是“有点”的程度,刚想再说什么,看着医生冷冰冰的表情,硬生生地把话憋回去。人家手里还有“人质”,淼淼真怕把医生惹急了,牧然会被“撕票”。
杨牧然忍着疼,吆喝着淼淼快点走,离约会时间已经过去一小时。可淼淼坚持要等缝完针。牧然惨白惨白的脸上带着一点无奈的笑容,“公主殿下,你让小的死得其所成吗?你要失约,我这一刀挨得多冤啊。”
6、期待是所有心痛的根源
卢骏旭拿着餐牌征求两位“女士”的意见,淼淼却心不在焉地瞟向她的手机,杨牧然答应过一到家就发短信。
“有什么事吗?”男人合上餐牌。
“啊?哦,没事……”淼淼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刚才发生的事原原本本说出来,至于杨牧然的名字,她只用“一个很好的朋友”代替。
“怎么不早说?”骏旭语气关切,“我认识几个外科医生……”
“是牧然哥哥吗?”丁丁忽然插嘴,把淼淼吓了一跳。
“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哥哥,我长大要嫁给他的!”丁丁认真地解释给爸爸听。
骏旭疼爱的朝女儿头上胡撸一把,又转向淼淼,“是你男朋友吗?”
“不是!”淼淼的声音突然提高,自己都感觉到不自然,忙解释,“是我家以前的邻居,一直跟我同校,也不知怎么回事,离家这么远也能遇上。”说完,淼淼干笑了两声。
杯盘满桌时,刚才的话题又被继续。
骏旭的表情依旧温柔,“如果是不错的男孩子,你可以考虑一下,两个人能一起成长是很不容易的事。”
不应该提起杨牧然,淼淼又后悔了,“不是这样的,我……”手机突然“嗡嗡”作响,淼淼看都不看就关掉了,话说得也更干脆,“他只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我早就心有所属,不可能再容纳其他人。”
看着女孩儿一本正经的样子,骏旭忍不住朗声笑了,“是谁这么幸运,得到我们小美女的垂青?”
淼淼也不好意思地笑了,刚想说什么,丁丁却突然尖叫起来。大人们这才发现,一块油滋滋的牛肉正躺在她的新裙子上。淼淼眼捷手快地抽出纸巾处理孩子身上的油渍,并安慰孩子:“没关系的,丁丁,我们回家洗一洗就干净了。”
丁丁带着哭腔说:“可这是妈妈刚刚买给我的。”
淼淼的手忽然不听使唤地停住了,眼睛不自觉地看向卢骏旭。
男人看到女孩儿眼中的惊讶,她在等他解释。
“我这次在墨尔本遇到了丁丁的妈妈。她……还单身。可能以前我们都太年轻,对待婚姻太草率,把个性看得比感情还重。在墨尔本的时候,我们聊了一个晚上,才发现褪掉心浮气燥之后,原来我们还有那么多共同的话题。所以……主要也是为了丁丁,我们想试试重新开始。”
淼淼死死地握着筷子,她不想模仿偶像剧里的情节,因为大惊失色而摔盘子碎碗的,太矫情。她不想让男人看见她的情绪,“你们……当时就决定……”
“没有,我们是回国以后才决定的。”骏旭边说边往淼淼碗里夹菜,“不管怎么说,丁丁需要一个完整的家,我们也……”
“你们还相爱吗?”淼淼不死心地问。
骏旭意外地愣了一下,马上又恢复他的固定笑容,“小傻瓜,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知道爱与婚姻之间没有直接关系。”
“可是没有感情的两个人硬要在一起,不是很残忍吗?”淼淼努力抑制着发抖的声音。
“我们是有感情的。”骏旭纠正她,“她是我转业回来交往的第一个女朋友,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几年,直到丁丁三岁。可能我们之间真的没有恋爱时的山盟海誓,可感情远胜于爱。”
淼淼低头不语,骏旭的竼音缓缓地包围了她,“小傻瓜,你要记住,女人的光阴是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不要为不值得的人浪费一点一滴。那个男孩子……”
丁丁马上纠正爸爸,“是牧然哥哥。”
骏旭看女儿的时候,目光中满是慈爱,与看淼淼时的样子并没有不同。
“那个叫牧然的男孩子值得你珍惜,你要好好把握。”骏旭说完夹些菜放在淼淼碗里,与刚才夹给淼淼的是同一道菜。
7、当爱越过生命的光环
昏暗的路灯下,杨牧然困兽般来回溜达,麻药失效后,疼痛丝丝钻心。
淼淼还没回来,第一次约会耗费的时间太长,手机也关了。他故意不问他们约在哪儿,所以现在只能等在这儿。
纤细的身影远远地飘来,一晃一晃,摇摇欲坠。鲜亮的丝巾被死死地握在手里,逼不得以与高跟鞋纠缠在一起。没有一滴眼泪,淼淼精心描画的彩妆却花得一塌糊涂,汗湿的两缕乌发软塌塌地粘在脸上。
一个轮回的修炼,却连绽放的机会也没得到,淼淼的心从云端直跌谷底。她想不出是哪里错了。应聘时,她能感觉到他的偏心,不然以她紧张的状态根本不会被录用。一百多天的相处,他明明主动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又倾己所有的教会她那么多,难道这些从一开始就是没有意义的吗?
淼淼觉得卢骏旭在乎她、关注她,甚至疼爱她,那他为什么还要选择别的女人?真的只为了女儿吗?淼淼早就知道打不败那个“小女人”,但怎么也没想到结局会是这样……
当两个人的目光遥遥相望,杨牧然所有的焦急瞬间释然,而淼淼却好像刚刚燃起的一盆火。
“怎么了这是?”牧然恢复了他一贯的风格,“你们的约会内容还包括健身项目?怎么把你累成这样?”
淼淼直直地盯着男孩儿,看得牧然有些不自在,“那个……我的短信你怎么没回……我……我可没打电话告密。可是这时间也太晚了,他也不送……”
牧然的话没能说完,就被歇斯底里的力量推倒在地。
“谁要你来管我!”淼淼终于暴发了,这是她唯一能想到被拒绝的原因,“我们有什么关系吗?为什么你总是阴魂不散……”淼淼历数男人种种“恶行”,最后筋疲力尽地揪起牧然的衣领,“我求求你,杨牧然,从今以后,我们再不要任何瓜葛,不要让人再误会你是我男朋友……”话音未落,“公主”头也不回地起驾回宫,只留下失神的男孩儿坐在地上,刚刚发生了什么,他还没想明白……
门铃暴响时,淼淼已经两天没上班。她披散着贞子般的头发出来开门,把卢骏旭吓一跳。
“员工无故逃班三天视为无条件辞职。”骏旭的笑容依然让人着迷,语气听不到一点责备。或许是因为知道这美好并不属于自己,所以淼淼再邋遢,心中也坦然了。
“那就算我辞职吧。”淼淼无所谓。
骏旭一点不生气,反而拿出哄丁丁的耐心,“作为你的上司,我能知道原因吗?”
淼淼沉默了,她不想说谎,更不想说真话。既然连表白的机会都没得到,她至少应该保留一点点尊严。
骏旭摇了摇头,“不要让我失望,于淼,当初我拉你上岸,为的不是你现在颓废的样子。”
淼淼惊讶的眼睛睁得像铜铃一样,甚至从骏旭的眼中看到倒映的自己……
天色将晚时,骏旭留下整理册便离开了。淼淼第一时间拨通手机,于妈妈在电话里永远是不耐烦的声音,淼淼只问一句:“你们早就知道是不是?”电话那端瞬间安静了……
那年夏天,让骏旭亲眼看见女孩儿落水,他确实想救人,可深不见底的潭水让他胆怯。牧然立刻跳下水,可陡立的水岸让瘦小的男孩儿怎么也不能把人托上岸。骏旭将手伸到极限,好不容易抓住了女孩儿,用尽全力地将她拉上来,当他想回身拉男孩儿时,只看见碧绿的潭水中,一双惨白手在缓缓下沉……
有采风的摄影者拍下了骏旭救人的一幕,高清晰“长焦”不仅记录下奋力救人的年轻军人,也拍到水下隐隐约约的手影……
骏旭因为救人,立了功,授了奖,只有他知道这一切其实并不属于他,骏旭清楚地记得男孩儿被救起时毫无血色的样子。
在荣誉的光环下,骏旭本能地没有讲出真相,可真相却时刻压得他喘不过气,没多久他便申请转业返乡。他以为这样,那年的深潭边、那年的女孩儿和男孩儿,此后再与他毫无瓜葛。
淼淼面试的前几天,杨牧然出现在骏旭面前时,他们都一眼认出彼此。牧然没提及当年的事,只是说他有个妹妹,想来这里上班,求他帮忙。
骏旭本不屑于这种威胁,可见到淼淼时,骏旭似乎明白些缘由。他第一次徇私留下她,第二次徇私教导她,直到他发现女孩儿的真实“目的”,这种“报恩”式的爱慕让俊旭无颜以对。
不得不承认淼淼是个秀丽出众的女孩儿,可骏旭无法接受她的爱慕,因为比起愿意为她献出生命的人,其他男人的倾心或欢喜都苍白无比。
8、谁念错了咒语 从此封印召唤兽
看见牧然身边的周艺涵时,淼淼的眼中闪出一丝惊讶。除了自己,淼淼不知道牧然还有别的朋友。刚才通电话时,牧然只说他在外面。淼淼说想见他,他说好。
才几天不见,淼淼憔悴得让人心疼。牧然只是眼神关切,什么都没说。艺涵为大家点菜,点的都是牧然爱吃的,他们亲密的行为足以让淼淼怀疑。
艺涵在淼淼的目光中羞红脸,她说他们在一起了,几天前的一个晚上,她发短信给牧然,问他画稿的事,牧然却回信,他迷路了。
离开淼淼之后,牧然摘下助听器,因为这世界再没有值得他在意的声音,他不是故意要躺在步行街的长椅上,只是他被淼淼放逐了,再无坐标可寻。
周艺涵捡到他时,问他为什么哭,可是他听不见,就只是哭。艺涵心疼地把他拥进怀里,纵然听不见,总能用心跳相互取暖。
淼淼始终保持微笑听完“故事”,什么都没说。
用餐结束前,艺涵接电话,起身离开一会儿,牧然才如平常样开口,“公主殿下,这回不会再有人误会我们了吧?”
“她是个好女孩儿,你要好好对人家。”淼淼说话时有些心痛,痛得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
牧然坏笑着,“那是,人家是淑女界的典范,话说回来,像你这么野蛮的姑娘也不好遇。”
如果是以前,淼淼手边的杯子早飞过去了,此刻她却一动不动,“有人爱,幸福吧?”话出口才发现问得没劲,可又能说什么呢。
牧然愣一下,然后笑而不语。淼淼也笑了,笑得前仰后合。
走出餐馆时,艺涵体贴地为牧然系好围巾,淼淼这才想起牧然肩上有伤。原来是她从没好好关心过这个男人,才会被没收关心他的权力。
三个人相向而行,艺涵搀着牧然的手臂,盯着两个人的前行的鞋尖,“我觉得她心里有你,如果你现在回头,我不怪你。”
牧然没回应,也没停下脚步。艺涵才发现男人早摘下助听器,没有淼淼的世界,他不在意。艺涵低下头继续走,紧紧抓着男人的手臂时,就像抓着那份明明不属于她的幸福。
淼淼在足够远的地方停下脚步,回望一对恋人的背影,拉回牧然的冲动涨得她快开裂。可是她不能,就像杨牧然守护她一个轮回也不曾向她表露爱意,宁愿把自己化成纯洁的泡沫。
“杨牧然,你快点!”淼淼默念着“咒语”,“杨牧然,你快点!”男人女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
淼淼以为自己洒脱地走开,可才一转身,眼泪就掉下来,是她说要再无瓜葛,是她不要他成为男朋友,是她念错了咒语,从此封印了召唤兽,再也唤不回来……(原题:《人鱼王子》,作者:竖着走的大螃蟹。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 <公众号:dudiangushi>,下载看更多精彩内容)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新闻快报 ( 粤ICP备16072181号-2  

GMT+8, 2018-6-25 08:13 , Processed in 1.53127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xinwenkuaibao.com

© 新闻快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